石田v君

又……留下我一个人

太宰先生很忙

站tag非常非常抱歉_| ̄|○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能看到附有太宰先生以及相关内容的发表。
总有一些无脑以为自己囫囵吞枣般看完《人间失格》就对太宰先生有了深入的了解。
甚至将太宰先生的一些经典语录天天挂在嘴边。
什么表心情抱怨身边的说说、微博、空间、文章中竟能抓出一大把引用太宰先生的话。

🌚🌚🌚不引战就事说事

0115短篇

食用说明
✨一个没有结尾小脑洞啦
✨p2是之前论坛体的番外
✨文笔又糟糕了不少(一直都很糟很不好!!!)
✨谢谢大家的支持!(⊙v⊙)


“咳咳,咳咳……”地牢里传来一阵短促的咳嗽声。
双六一踢开了脚边的空水杯,又一把抓住jyugo湿淋淋的头发,迫使他仰头看向自己。“醒了吗,15号。”
“小一?”jyugo的双眼还未完全聚焦,只能勉强通过声音来辨认眼前的人。
“啧。”双六一松开了抓住jyugo的那只手,点了一只烟靠上了背后的铁栏。jyugo还没站稳就一个踉跄撞在了墙上,脖子上的铁链也相互碰在一起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
“好疼啊,小一!”jyugo下意识地揉了揉屁股,与此同时指尖划过肉体的触感让jyugo意识到自己竟然一丝不挂赤裸着身子。
“小一,你以为这种铁链就能困住我吗?”jyugo晃了晃脖子上那条手腕粗细的铁链。
双六一走到jyugo面前蹲了下来,“那你就打开铁链试着逃出来吧,15号。”
jyugo的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开锁这种事对他来说就是动动手指那么简单。但很快那份自信就从jyugo的脸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对未知情况的惊恐。
“怎么会……小一你对我做了什么?”按往常来说打开这种铁链连一秒都不需要,但现在这根铁链却完好无损地系在jyugo的脖子上。
jyugo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仍一次又一次地试着去打开它。
“没用的。”双六一宣判了jyugo的失败,“你再也打不开锁了。”
jyugo听到双六一的话后彻底呆住了,“为……什么……”
双六一伸手掐住jyugo的下颚,硬是把jyugo拖了半米远拽到了自己面前。
“唔……啊……嘶……”裸露的肌肤在水泥地面上擦出一片猩红,jyugo吃痛得低吟了两声。jyugo用左手撑起险些趴倒的身体,眼睛却不得不注视着近在眼前的小一。
“想起来了吗?”双六一冷漠地看着jyugo。
“什……么……嘶嘶……”jyugo正想问双六一想起什么时头部突然刺痛了起来,伴随着阵阵刺痛jyugo隐约忆起一些片段。
———三个小时前———
jyugo越狱后来到了13舍的主任室,却发现主任室里一位看守也没有。jyugo从衣架上随手拿了一套备用看守服,试了试大小正合适。就在这时门口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看守七夕星太郎推门进入了主任室,jyugo忙压低军帽装作在整理文件的样子。
“诶!主任怎么不在啊……”急着去送文件的星太郎只好让jyugo帮忙抱一部分文件,“那个……看守,帮忙抱着这些文件跟我去一趟5舍。”
“……哦”jyugo有点紧张又有点兴奋,这下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离开13舍了。

“诶!主任!”在离开5舍的路上星太郎碰巧遇到了刚从狱长室回来的双六一。
“啊,是星太郎呀……那堆文件送到5舍了吗?”
“已经送去了,主任。多亏了有这位看守的帮助,要不然我一个人还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好呢,哈哈……哈哈……”星太郎苦笑着心想:之前明明是和主任约好了一起去送文件的!
“这位……看守是……”双六一用疑虑的眼神看着将脸藏在帽檐下的jyugo,一瞬间双六一好像看见这位看守衣领处反射出的金属光泽。
“该不会……”
说时迟那时快,jyugo觉察到双六一认出了自己,刚想逃就被双六一抓住衣领按在了墙上。
“果然是你……”双六一揭起了jyugo军帽的一角。“小一,我……”没等jyugo开始解释双六一就一个手刀打昏了jyugo。
“主任……”被留在在一旁的星太郎看到双六一主任莫名其妙地和那位看守说了什么后,那位看守就被双六一主任抗在肩上离开了。

ps:没人催越来越慢……

【嘉金】七宗罪

傲慢
“走开,渣渣,你不足以出现在我眼前。”嘉德罗斯用大罗神通棍指着一直跟在后面的金。
“啊?为什么啊?”金却不以为然地用手移开了眼前的棍子。
“渣渣,等你能动的时候再说要跟着我吧!”说着嘉德罗斯释放出强大的震慑力搭上神通棍转身就要离开。不料脖子上的围巾突然被一只手拉住了。
“为什么啊?你还没告诉我呢。”
嘉德罗斯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敢相信,在此之前除了格瑞没有人能不被自己的震慑力定住身体并在一段时间内寸步难移。但是这个金是怎么做到的?看他这笨蛋的样子可能连我刚才释放了震慑力都不知道……
“喂,渣渣,要是敢离开我半径5米外就杀了你。”

嫉妒
“嘉德罗斯你是不是在找格瑞啊?嘉德罗斯你知道吗?格瑞以前就常一个人扛着刀,格瑞最喜欢的是牛奶,要不然他能长那么高呢,我和格瑞小时候就认识了,当时格瑞我和姐姐一起玩捉迷藏……”
“渣渣你说够了没?”
“格瑞练习很认真的,每次我去找他玩他都在练习……”
“啧!渣渣你是不是听不懂我说的话……”嘉德罗斯抓住金的衣领将金猛地拽到自己面前,又丝毫不给对方反应时间地用嘴堵住了金的喋喋不休。

暴怒
“可恶,那个碍眼的渣渣跑哪去了……”
“诶祖玛,老大这几天很烦躁啊,难不成是因为那个被杀死的小鬼金?”
“雷德,你说什么?”嘉德罗斯有些惊慌失色。
“啊不是不是老大!我也只是听说最近有个排名暴涨的家伙和金打起来了,然后……金就失踪了……”
“金……”嘉德罗斯握紧了手中的神通棍,咬紧的牙缝间悄悄的漏出一个字。
“雷德,那个家伙现在在哪?”
“老大对那种小喽喽有兴趣?”
“我去杀了他……”

懒惰
“嘉德罗斯?”
“……”
“嘉德罗斯?”
“……”
“嘉德罗斯?”
“……”
“嘉德罗斯快起来呀!你已经晒了快一天的太阳了,我们去赚点积分吧。”
“不起,晒太阳……”

v:别以为晒太阳就能长高╮(╯▽╰)╭还不如学学人家格瑞多喝点牛奶吶。

贪婪
“格瑞!来打一架吧!”
“格瑞!再来打一架!”
“格瑞!来打架呀!”
“格瑞……”

色欲
“我允許你捂嘴了吗?渣渣。叫出来。”
“唔……啊哈……嘉……德罗斯……哈……慢……慢点……”

暴食
“嘉德罗斯你喜欢吃肉吗?”
“……嗯”
“那我们比赛吃肉吧!看谁吃的肉最多!”
“真好吃!真好吃!”
———一个小时后———
“啊~好饱,吃不动了。”
“参赛者金您的帐户收到匿名赠与的30万积分”

ps:文渣多多关照(´▽`)

字母系列(前4)

appetite(欲望)
啧!这个小鬼最近越来越欲求不满了。
behavior(行为)
“喂!笨阿一,抽烟会变傻你知道吗?”
“臭小鬼!不用你管。”
chill(寒冷)
“阿欠~”冻到发抖的jyugo又缩了缩抱成团的身子。
“小鬼,披上这个。”
“阿一你……”
“被你传染可是会影响工作的……”
deceive(欺骗)
滚滚浓烟弥漫在13舍上空,随着大风火势迅速蔓延开来。
“快离开这!”双六一把受伤的jyugo放在一片安全的空地上。
“阿一!”jyugo拽住双六一的衣角不肯放手,生怕这次就是离别。
“这是工作!jyugo我马上就回来……”说着双六一再次冲进火海。
“阿一,你在哪?”一个犯人不顾其他看守的忠告,在焦黑的废墟中用被石块割破鲜血淋淋的双手不断翻找着什么。

ps:冻得打哆嗦随时准备转tag😄

0115大杂粮


p3填字由冰狐大大提供
p4填字由……谁来着呢😄


abo设定

“哈……哈……啊哈……”浅睡中的jyugo被身体的燥热弄醒,喉咙里也不自主地发出短促的低吟声。jyugo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心里有些害怕又有一些渴求着什么的感觉。本能告诉jyugo只有小一可以帮助自己摆脱困境。

值班室的门被打开的瞬间双六一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尼古丁味,这是o的信息素,作为一个成年a双六一对这种味道再清楚不过了。但令双六一没想到的是这味道竟然是从还未到变性期的jyugo身上传来的。

“啊哈……小一……我…好热…哈……哈阿……”jyugo觉得见到小一后燥热又加重了些许身体也越发软了起来。或许是人体试验的原因jyugo提前迎来了变性期。

一般狱吏都经历过严格的对o信息素克制训练。双六一更是在最后的测试中创纪录的全A通过。但在jyugo的信息素冲击下,双六一脑中那根称为“理智”的弦渐渐被“a的本能”腐蚀殆尽。

身体也不受控制地抱住了快要倒下的jyugo。jyugo的信息素更像是毒,一款专属于双六一的毒。这毒让双六一为之疯狂。双六一用尽最后的理智作为一名狱吏思考了现在的情况,最后得到抑制剂在经过审核、批准、配送等步骤最快也要4个多小时才能让发情中的jyugo安稳下来的结论后双六一的“理智”彻底消失殆尽。

事后双六一坐在床边点了支烟深吸一口后却发现烟味没有以前浓郁了。
“看来我是戒不掉你了呢,jyugo。”


ps:我在开车然后突然出现一个碰瓷的……吓的我急刹车😄
嘛~abo这种设定肯定不是一次的事(嘿嘿)我相信我一定会后继有人的
那……继续开令一辆小破车👇

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值班室,不知是不是微醉的原因,床上那个越狱犯竟显得有些可爱。
夜风吹散了薄云,一束月光撒在眼前那个呼吸平稳的少年身上,好似一份秀色可餐的美味佳肴。
比起以往冷酷的拳头,双六一不自禁地伸手轻轻拨开遮住少年右眼的一缕黑发。
浅睡中的jyugo感受到了额头的轻抚,微睁的双眼透着月光映上了近在咫尺的小一。jyugo有些害怕会被小一的拳头制裁,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又把屁股向后蹭了蹭。不料却被小一扣住后颈按了回来。
两人距离骤然为零。贴上jyugo那诱人粉唇的瞬间双六一的酒劲就褪去了,然而双六一却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愿。
“小一?你做什么?”jyugo不敢相信小一竟然亲了自己。
看着被吻惊吓到的jyugo扭开通红的脸,这更引起了双六一挑逗他的兴趣。
“睡觉……脱掉衣服比较好……”双六一凑上jyugo的耳朵轻声说道。又一手揽起jyugo的腰一手在他颈间摸索着拉链。
“小一!……”怀中人被惊得一颤,刚要说什么时嘴唇又被一个有着温度柔物堵住了。
双六一用舌头挑开jyugo的齿隙,勾起jyugo不知所措的小舌一边欣赏着jyugo害羞的表情,一边慢慢拉下囚服拉链。
酒精和尼古丁混杂的气味在舌尖搅动下充斥了口腔。上腔的嫩肉也被小一的舌头不时地扫过,瘙痒和酥麻渐渐从尾骨爬上脊骨。
吸允吞咽着对方甘甜的水渍和所剩无几的氧气,低喘伴随着缺氧让眼前的一切都模糊了起来。
在听到jyugo喉咙里发出不明意义的声音后,双六一才有些不舍地放过了被吻到脱力的jyugo。
“啧,体力真差……”双六一拽住jyugo的双袖将连体囚服脱了一半。
jyugo裸露着上身,小腹随着喘息声上下起伏不断,潮红的脸上还挂着一条未咽下去的银丝。


ps:我在开车然后……没油了😄没错!我在高速公路上突然发现我后备箱的油桶被别人拿走了……_(´ཀ`」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