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田v君

看什么看没见过透明人啊🌚👍🏿👌🏿

10月1,别人在放国庆假期,申仲良却包了北京国际饭店的场准备自己的终身大事。
“今天是我申某的大婚之日,感谢各位亲朋好友的到来。特别是感谢我家老大—石七爷肯挪步此处见证我们的爱情。”
“老大!这杯红酒你一定要喝。”申仲良招了招手,就见一位服务生用托盘端了瓶红酒走了过来。还未等石峰推辞,申仲良一个眼疾手快夺过石峰手中的酒杯,并把杯中的香槟一滴不剩地倒在脚下的红毯上。
“这是我为老大特地从德国彼得酒庄带回来的百年老酒,你肯定喜欢。”说着申仲良给倒了半杯红酒又把酒杯塞到了石峰手里。
“仲良,这酒闻起来真香……”石峰来不及推辞只好将酒在鼻前晃了三圈。以往石峰闻酒也就贫乏的两个词,“甜”或“不甜”,这种外人眼里看不出来的差别,申仲良立刻就清楚了。老大这是在抱怨自己倒的酒太多了。
“来,来,让石七爷赏个面子喝一口就行。”
“我石某在这里祝两位新人乾坤和乐,白头偕老。”说罢石峰举起酒杯对着空气碰了一下,在场的人也都停下放下手中物举起酒杯,石峰收回酒杯在众人面前小敏一口,微笑以示众人继续。
石峰不是品酒师,红酒好坏也喝过百余种。虽然嘴上说不出滋味,但这杯酒绝对是红酒中的上品。
“老大!救我!救我……”石峰顺着声音转头看去,不过一会儿申仲良就被四五个闹婚的好友抬了起来。“噗嗤。”石峰见三十多岁的仲良仍如当年小伙般嬉闹不禁笑出了声。
“你看,这不是石家的七爷吗?分家的申爷都结婚了,这石家的七爷还没半点动静,该不会是……”“喂!你可别瞎说,让人听见了把你赶出去都是小事。”
旁边俩某企的老总的碎碎唧语碰巧飘进来石峰的耳朵,石峰脸上的笑容瞬间凝结,在这种喜庆的日子里石峰不主张做过激之事。也就避开了喧闹的人群。
口中红酒的甘甜从舌尖扩散到了舌根,挂在喉咙里,每吸进一口气都带着酒甜。让人流连忘返,忍不住再喝一口。
石峰扫了兴致,也就点到为止了。手指不再握紧,酒杯擦过指尖落在青白的大理石地板上,人声没过了酒杯破裂的清脆,紫红的酒汁在青白中汇成一片。
石峰进了电梯按下最高层,在天台吹着余阳的风。


ps:最让我舒心的果然还是原创
掉粉?哈哈。无所谓

26字母成语(上篇)

🌟分上下篇
🌟使用屏蔽器🌚影响观看🌚(生气)
⚠️中华成语博大精深,词意众多,本篇挑取部分意思。详细解释请参考字典等专业资料,请务必不要有用意的去记篇中成语,以防有误导倾向。


26字母成语

鞍马劳困(长途跋涉或战斗中备尝困乏。)
“喂,李白,该你守夜了。”狄仁杰拍了拍靠在树上浅睡的李白。
“啊切~这么快 就到我了。”李白伸了个懒腰抱怨着狄仁杰怎么不多守会儿。
诶!小医生呢?李白扫了一眼营地里的战友却没发现扁鹊。
“小医生?小医生你在哪呢?”李白慌了神,四处找着扁鹊。
“小医生……噗嗤。”最终李白在火簇旁的横木桩下发现了扁鹊。扁鹊手握医书躺在部分药草上正睡得安稳,看样子是在研究药草的时候不敌困意吧。
李白把扁鹊抱在怀里,看着怀中美圌人围巾下清秀的脸庞,没忍住就啄了一下扁鹊的软唇。
“晚安,我的小医生。”

摆袖却金(为人廉洁,不受圌贿圌赂。)
“只要那张三一死,我们钱家就不用上狄大人的堂了。这点小事劳烦剑仙大人了,您看这个数怎么样?”钱老大顺着袖口偷摸出一袋金子,悄悄地塞在李白手中。
“哈哈,我李白可不缺你这袋金子,你这偷天换日的事还是找鄙流之辈去做吧。”说着李白把那袋金子扔了回去,提起酒葫芦从酒楼的二层窗跳到了对面的屋顶。在小巷的屋顶上穿梭了一阵后,李白的目光锁定了一个小换金屋的店铺。李白一个翻身直接从窗口落入屋内。
屋内只有一个身披金衫的男子在锅炉旁配置着炼金材料。
“越人,还在炼金啊。”李白看屋内有人就赶紧蹭了过去。
“李白,你就不会从正门进吗?”男子没好气地看了一眼李白没停下手上的活。
“越人,你听完说啊,今天竟然有人来酒楼用一袋金子贿圌赂我,我堂堂剑仙可不是那一袋金子就能买通的。更何况,我家还有一个炼金术士呢。”
“谁说我是你家的?”术士拽了拽围巾遮住微红的脸颊。
“诶?那天晚上越人在床圌上可不是这样说的。要不,再来一次,越人就想起来了。”
“李白!你去死吧!”术士拿起桌上最大的一块黄金朝李白的头抡去。
“越……人……”

缠圌绵悱恻(内心痛苦难以排解。)
“我的天啊!扁鹊怎么跑得这么慢啊!李白怎么光在旁边打野也不来救我!绿陵王一直追着我打啊!这游戏还能不能玩了!”

刁钻促狭(狡猾而好捉弄人。)
“小医生,来追我啊,追到我,我就让你嘿嘿嘿。”
咳咳,走错片场了。

二话不说(不说任何别的话。指立即行动。)
(接上词)扁鹊 击杀 李白

放圌荡不羁(放纵任性,不加检点,不受约束。)
“别,放开我,李白。”
“怎么了?越人,不喜欢嘛?”
“李白!这是野地!会被人看见的!”
“不会有人看见的~即使现在放开你,也晚了~越人那里,起反应了呢~”李白凑在扁鹊的耳边轻声安抚着他,手上的动作也跟着快了几分。
“越人,想要吗?想的话就说出来听听~”
“哈……啊哈……唔…太白……嗯……”扁鹊的脸上浮现出片片粉红,口圌中抑制不住的低吟使他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越人真乖~”
(假车快跳)

寡不胜众(人少的抵挡不住人多的。)
“李太白!你快撤退!别管我!你活着我们就能胜利!”

祸从口出,患从口入(说错了话要惹祸,吃错了东西要生病。)
“小医生,我病了,你可要好好照顾我,这可关系到小医生后半生的幸福呢。”
“闭嘴吃药。”
“咳咳,小医生这药怎么这么苦。”
“良药苦口。”

借刀杀圌人(自己不出面,借别人的手去害人。)
毒枭白❌绝命毒师鹊
深夜空荡的街道上迎来一阵微风,一个看不清面目的白发少年在路灯下一闪而过。少年谨慎地看着四周,生怕有人尾随。在小巷中穿梭了十分钟少年终于肯确认环境安全。转身找回正确的路线拐进一处暗巷。
“叮。”计时的秒表响完最后一声。李白一把抓圌住窜入视野的那抹白,对方来不及反应就被李白按在砖墙上用枪顶圌住了下巴。
“果然不出消息上说,是个准时的绝命毒师——扁鹊。你把这箱药毒带给接头人,是想借刀杀圌人吧。”
“你是谁?抓我做什么?难不成你也想要这箱药毒?”扁鹊虽处弱势却面不改色地试探着李白。
“嗯?小毒师,不要在围巾里说话嘛。咕噜咕噜很难听清的。”李白用枪口顶了顶扁鹊的下巴,迫使他从围巾里漏出脸来并仰天与自己对视。看见扁鹊真面目的李白大吃一惊,真是个难得的俊美少年。琥珀般透彻的紫瞳中未馋染任何杂质,直直的盯进李白心底。“我就是那个不被小毒师赏面子加入组圌织的李白。小毒师,这次你被我抓到不赏我李某面子也不行了。”
“你想要什么,李白?”扁鹊抱紧了身侧的药箱,紧惕着李白,寻找着任何可以逃脱的瞬间。
“我想要,你和药毒。”李白的脸靠了过来,近乎霎时扑捉到扁鹊的一丝惊慌。
“不可能的,放了我,药毒给你……”还未等扁鹊说完,一个温热的东西就贴上了扁鹊的唇。
“唔……嗯……”未尽人事的扁鹊被吻得七荤八素,淫圌水从被强圌迫张圌开的唇圌瓣顺着脖颈儿流了下去。脱力险些从墙上滑圌下去的身圌体又被李白撑了起来。嘴中的甜碰过舌根散发圌丝丝苦涩的气息,扁鹊辨出这丝苦涩是迷圌药也为时已晚了。眼前的李白渐模糊,神志消散前只听见耳边传来李白的声音。
“小毒师,你,我要定了。”

刻画入微(精心细致地描摹,连极小之处也不大意。)
幸好带了小医生自圌制的药草书,这遍山的药草好找多了。小医生,你再等等,我李白马上就带着药草回去给你治病。

良莠不齐(好人坏人都有,混杂在一起。)
“李白啊,你别看这黑市风平浪静,其中可是鱼龙混杂,良莠不齐啊。”
“哦?是吗?我看这黑医生倒是个好人。”
“诶!诶!你可别不听啊!到时候你被人家挖了器官去卖,可别说我没警告过你!”
“到时候的事,到时候再说吧。”

靡然向风(群起效尤而成风气。)
“越人,听说这个姿圌势做起来很舒服,我们晚上也试试吧。”
“滚!”

能言快语(能说会道,言词敏捷爽利。)
“你家那位能言快语的美圌人怎么样了?”
“好着呢,尤其是在床圌上。”



ps:发粮使我快乐(咳咳😂)

【异恋】蛟白❌研究员鹊

⚠️只有白鹊cp
不喜勿喷


Chapter 1:出航

海面风平浪静,视线极佳,可谓出海捕鱼的最佳天气。照往常,渔民们会在太阳还未浮出海面前来到码头准备出海。但今日放眼望去,码头上只有一艘准备出海的大船,和4,5条在近海钓鱼的小船。与往常成异常反态的原因是:据海岸气象厅观测。今日有一股强气流将在距海岸线4公里处形成台风并登陆内陆。

秦缓站在沙滩上监督船员们搬运研究设备。一阵海风袭来吹得秦缓的白大褂在风中摇摆起来。“冷……”秦缓从海风中感到一丝凉意,不禁将浅灰色围巾向上拽了拽,遮住了鼻尖下部微失血色的脸。

“秦先生,设备都搬上船了,您也赶快登船吧。”

“嗯,好。”秦缓随手捡起一块漂亮的贝壳揣在兜里。

起航后,本次“捕鱼”活动就算正式开始了。秦缓被分配为迷药配置人员。在船仓内配制迷药的秦缓仍迟疑着这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一个月内发生的事情。

先是在月初突然爆出一条关于蛟人的消息,接着被同组的研究员杰克森推荐到保密研究组——蛟人研究中心。

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内秦缓的世界观算是彻底改变了,毕竟是长久以来一直被保密的
物种“蛟人”,也就是民间传说中的“美人鱼”,如果突然告诉一个人它们是真实存在的,普通人肯定难以接受,换做身为高级研究员的秦缓也得适应一段时间。在蛟人研究中心里秦缓学习到了很多关于蛟人的内容,在此期间,秦缓还拿到了一份杰克森给的蛟人高级研究员才能看到的报告,和蛟人半骨架参观批准书。秦缓也曾质问过杰克森为什么这样做。杰克森只是说他喜欢秦缓对研究这种“身死志不弃”的态度。

“秦研究员,这个药量还未达到标准,请你再配制一个百分之七十的药剂。”

“丽萨研究员,你知道吗?听说一条成年雄性蛟人能轻松杀死一条5米长的大白鲨。”

“诶,那些怪物的力量可真不小啊。啧,真不想遇到雄性成年蛟人呢。”

“哈哈,也没那么严重啦,丽萨研究员。这次的“捕鱼”任务不过是活捉一条成年雌性蛟人,雌雄蛟人间有着较大的体形差异,成年雄性蛟人平均体长约在180cm~200cm,而雌性蛟人平均体长约在160cm~175cm,雌性蛟人的力量也只有雄性的一半左右。更何况我们还有迷药呢,就算不能使蛟人昏迷也能做到最大程度的减弱攻击力。”

“但是,乔研究员。我还是怕它们会……”

“不用担心,丽萨。我会保护你的。”

秦缓没有理会两人的暧昧只是自顾自地配置着手上最后一支迷药。

肋上的伤痕自离岸起就有些隐隐作痛,做完手头工作的秦缓随手捎走两只微量迷药,他打算到船板上去透透风,顺便找个没人的地方麻醉自己的疼痛感。


ps:懒癌晚期患者缓慢更新

【策约群宣】
还没找到组织的小伙伴抓紧了🌝🤘🏻🤘🏻🤘🏻

0115项食用说明
✨p1来自双又老师
✨最后一次发表黑白来tag清仓下面👇这篇翻车坑
✨不喜勿喷谢谢合作
✨副主任1❌超能力(猫化)15


题记———一朵被嗅闻多次的玫瑰还会香吗?
不知道!
那……趁机闻一下好了。

在这个世界上有百分之零点一的人拥有常人难以想象的能力。如果常人在一生中能遇到一个能力者都是三生有幸吧。今天,双六一就要去见一个能力者,但这对双六一来说可不是什么三生有幸,这一切还要从他的职业说起。双六一,南波监狱的一名看守,上个月才刚升到副主任的他却早已列入最强看守之位。

“啧,这还真是一块烫手的山芋……”双六一看着手中的囚犯资料上空荡荡的能力一栏里,只有用刺眼的红色写下的未知二字不禁胃疼起来。这次是狱长亲自选定的人员,双六一自然不能推托出去。“唉~”正当双六一无奈地叹气时囚犯也被准时送进了13舍。

这是一个瘦削的男孩,不,与其说瘦削不如说是病态的瘦弱。资料上显示他曾多次越狱,想必其他监狱里的牢饭没能让他好好发育吧。反正也是囚犯,那些关心……没必要。双六一现在只想弄清楚囚犯“15号”的能力是什么,以免生出后患。

“喂,15号。”双六一敲了两下铁栅栏,企图唤醒那个坐在墙角里将头埋在膝盖上的男孩。男孩好像刚刚睡醒,揉了揉朦胧的双眼满脸疑惑地看着双六一。“你,你的能力是?”现世中走过29载的双六一第一次听见了自己变奏的心跳声,就连说话也变得语无伦次了。或许是因为男孩有一双明亮透彻的双眼,也或许是男孩让双六一想起了早已忘却的记忆。“能力?不知道。”男孩张嘴打了个哈欠露出四颗尖锐的虎牙显得格外慵懒。双六一对这个回答并不满意却没有再次询问,直觉告诉他男孩没有说谎,即使再问一遍也会得到相同的回答。“什么时候觉醒的能力?”“大概是三年前。”双六一注意到男孩四肢和颈部的五个巨大的枷锁,比起一般囚犯的枷锁男孩身上的枷锁更像是给野兽特制的。“这些枷锁是?”双六一指着男孩身上的枷锁问道。“他们在三年前我觉醒后给我带上的,说是为了封印我的部分危险能力。”男孩摸着自己颈部的枷锁仿佛在讲述别人的事情一样淡然地回答了双六一。“危险能力是指?”“不知道。”双六一快速记下寥寥无几的情报后便离开了。

数日后,双六一路过牢房时无意中发现了一只酒红色耳尖的异瞳黑猫。大概是误入监狱的野猫吧,双六一这样想着并做出驱赶的动作。“喵~”然而这只猫却没有被双六一吓跑,反倒轻叫一声后胆大妄为地走了过来,蹭了蹭双六一的黑筒靴。“喂!还不快点走开!”双六一抬起脚勾着黑猫的腹部将黑猫从自己的鞋旁移开。“呜呜呜……”被移开的黑猫端坐在地上发出一阵低鸣声。双六一低头注视黑猫,黑猫仰头注视双六一,一人一猫就这样大眼瞪小眼静止了5分钟,最终还是双六一先败下阵来。“唉~真拿你没办法。”双六一只好抱着黑猫回主任室。

黑猫在主任室的生活十分悠闲,每天无非是和双六一闹着玩或趴在桌子上看双六一工作。主任室里有一样东西是黑猫独爱有佳的,那就是双六一的红沙发,黑猫最喜欢躺在柔软的红沙发上小憩。

今天,双六一打算带着黑猫去食堂吃饭。“荞麦面一份,鲑鱼籽一份。”现在正值鱼籽上市的季节,双六一专门为黑猫点了鱼籽,想犒劳犒劳这个陪伴自己工作的小鬼。“喂小鬼慢点吃。”这几天跟黑猫混熟的双六一习惯性地对黑猫说起话来竟忘了自己在食堂。

“诶,那不是最强副主任双六一吗?”“是啊,是啊。”“还以为他是那种很冷酷的人呢。”“对啊,我也以为是那样,没想到他这么温柔啊。”两名看守看到双六一与黑猫的互动后深表感叹。

“双六?这是你养的猫?”“是的,主任。”刚吃完饭的主任正巧看到双六一和一只猫在一起吃饭很是感兴趣。“咱们舍虽然没说不让养猫,但是你养的这猫也没带着什么标志,万一哪天被看守们赶出去丢了就不好找了。”“是的,主任。”“今天上午我刚接到狱长的境外任务,大概在傍晚出发。13舍就交给你临时看管了,双六。”


ps:感谢在黑白来tag里一直支持v君这个文渣的朋友,v君会在其他tag里继续发表。盼望我们还能成为同好。期待下一次在评论里相遇❤️(´▽`)

太宰先生很忙

站tag非常非常抱歉_| ̄|○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能看到附有太宰先生以及相关内容的发表。
总有一些无脑以为自己囫囵吞枣般看完《人间失格》就对太宰先生有了深入的了解。
甚至将太宰先生的一些经典语录天天挂在嘴边。
什么表心情抱怨身边的说说、微博、空间、文章中竟能抓出一大把引用太宰先生的话。

🌚🌚🌚不引战就事说事

0115短篇

食用说明
✨一个没有结尾小脑洞啦
✨p2是之前论坛体的番外
✨文笔又糟糕了不少(一直都很糟很不好!!!)
✨谢谢大家的支持!(⊙v⊙)


“咳咳,咳咳……”地牢里传来一阵短促的咳嗽声。
双六一踢开了脚边的空水杯,又一把抓住jyugo湿淋淋的头发,迫使他仰头看向自己。“醒了吗,15号。”
“小一?”jyugo的双眼还未完全聚焦,只能勉强通过声音来辨认眼前的人。
“啧。”双六一松开了抓住jyugo的那只手,点了一只烟靠上了背后的铁栏。jyugo还没站稳就一个踉跄撞在了墙上,脖子上的铁链也相互碰在一起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
“好疼啊,小一!”jyugo下意识地揉了揉屁股,与此同时指尖划过肉体的触感让jyugo意识到自己竟然一丝不挂赤裸着身子。
“小一,你以为这种铁链就能困住我吗?”jyugo晃了晃脖子上那条手腕粗细的铁链。
双六一走到jyugo面前蹲了下来,“那你就打开铁链试着逃出来吧,15号。”
jyugo的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开锁这种事对他来说就是动动手指那么简单。但很快那份自信就从jyugo的脸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对未知情况的惊恐。
“怎么会……小一你对我做了什么?”按往常来说打开这种铁链连一秒都不需要,但现在这根铁链却完好无损地系在jyugo的脖子上。
jyugo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仍一次又一次地试着去打开它。
“没用的。”双六一宣判了jyugo的失败,“你再也打不开锁了。”
jyugo听到双六一的话后彻底呆住了,“为……什么……”
双六一伸手掐住jyugo的下颚,硬是把jyugo拖了半米远拽到了自己面前。
“唔……啊……嘶……”裸露的肌肤在水泥地面上擦出一片猩红,jyugo吃痛得低吟了两声。jyugo用左手撑起险些趴倒的身体,眼睛却不得不注视着近在眼前的小一。
“想起来了吗?”双六一冷漠地看着jyugo。
“什……么……嘶嘶……”jyugo正想问双六一想起什么时头部突然刺痛了起来,伴随着阵阵刺痛jyugo隐约忆起一些片段。
———三个小时前———
jyugo越狱后来到了13舍的主任室,却发现主任室里一位看守也没有。jyugo从衣架上随手拿了一套备用看守服,试了试大小正合适。就在这时门口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看守七夕星太郎推门进入了主任室,jyugo忙压低军帽装作在整理文件的样子。
“诶!主任怎么不在啊……”急着去送文件的星太郎只好让jyugo帮忙抱一部分文件,“那个……看守,帮忙抱着这些文件跟我去一趟5舍。”
“……哦”jyugo有点紧张又有点兴奋,这下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离开13舍了。

“诶!主任!”在离开5舍的路上星太郎碰巧遇到了刚从狱长室回来的双六一。
“啊,是星太郎呀……那堆文件送到5舍了吗?”
“已经送去了,主任。多亏了有这位看守的帮助,要不然我一个人还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好呢,哈哈……哈哈……”星太郎苦笑着心想:之前明明是和主任约好了一起去送文件的!
“这位……看守是……”双六一用疑虑的眼神看着将脸藏在帽檐下的jyugo,一瞬间双六一好像看见这位看守衣领处反射出的金属光泽。
“该不会……”
说时迟那时快,jyugo觉察到双六一认出了自己,刚想逃就被双六一抓住衣领按在了墙上。
“果然是你……”双六一揭起了jyugo军帽的一角。“小一,我……”没等jyugo开始解释双六一就一个手刀打昏了jyugo。
“主任……”被留在在一旁的星太郎看到双六一主任莫名其妙地和那位看守说了什么后,那位看守就被双六一主任抗在肩上离开了。

ps:没人催越来越慢……

【嘉金】七宗罪

傲慢
“走开,渣渣,你不足以出现在我眼前。”嘉德罗斯用大罗神通棍指着一直跟在后面的金。
“啊?为什么啊?”金却不以为然地用手移开了眼前的棍子。
“渣渣,等你能动的时候再说要跟着我吧!”说着嘉德罗斯释放出强大的震慑力搭上神通棍转身就要离开。不料脖子上的围巾突然被一只手拉住了。
“为什么啊?你还没告诉我呢。”
嘉德罗斯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敢相信,在此之前除了格瑞没有人能不被自己的震慑力定住身体并在一段时间内寸步难移。但是这个金是怎么做到的?看他这笨蛋的样子可能连我刚才释放了震慑力都不知道……
“喂,渣渣,要是敢离开我半径5米外就杀了你。”

嫉妒
“嘉德罗斯你是不是在找格瑞啊?嘉德罗斯你知道吗?格瑞以前就常一个人扛着刀,格瑞最喜欢的是牛奶,要不然他能长那么高呢,我和格瑞小时候就认识了,当时格瑞我和姐姐一起玩捉迷藏……”
“渣渣你说够了没?”
“格瑞练习很认真的,每次我去找他玩他都在练习……”
“啧!渣渣你是不是听不懂我说的话……”嘉德罗斯抓住金的衣领将金猛地拽到自己面前,又丝毫不给对方反应时间地用嘴堵住了金的喋喋不休。

暴怒
“可恶,那个碍眼的渣渣跑哪去了……”
“诶祖玛,老大这几天很烦躁啊,难不成是因为那个被杀死的小鬼金?”
“雷德,你说什么?”嘉德罗斯有些惊慌失色。
“啊不是不是老大!我也只是听说最近有个排名暴涨的家伙和金打起来了,然后……金就失踪了……”
“金……”嘉德罗斯握紧了手中的神通棍,咬紧的牙缝间悄悄的漏出一个字。
“雷德,那个家伙现在在哪?”
“老大对那种小喽喽有兴趣?”
“我去杀了他……”

懒惰
“嘉德罗斯?”
“……”
“嘉德罗斯?”
“……”
“嘉德罗斯?”
“……”
“嘉德罗斯快起来呀!你已经晒了快一天的太阳了,我们去赚点积分吧。”
“不起,晒太阳……”

v:别以为晒太阳就能长高╮(╯▽╰)╭还不如学学人家格瑞多喝点牛奶吶。

贪婪
“格瑞!来打一架吧!”
“格瑞!再来打一架!”
“格瑞!来打架呀!”
“格瑞……”

色欲
“我允許你捂嘴了吗?渣渣。叫出来。”
“唔……啊哈……嘉……德罗斯……哈……慢……慢点……”

暴食
“嘉德罗斯你喜欢吃肉吗?”
“……嗯”
“那我们比赛吃肉吧!看谁吃的肉最多!”
“真好吃!真好吃!”
———一个小时后———
“啊~好饱,吃不动了。”
“参赛者金您的帐户收到匿名赠与的30万积分”

ps:文渣多多关照(´▽`)